第十五章 刺甲战车

    上到地面,我和花荣灌了大量的水冲刷口腔,林熙茵和金队长仔细检查了我俩的身体,好在除了一点擦伤以及双眼通红外没有其他问题。

    林熙茵说道:“这些残留物确实是毛发和衣物碎屑,而且刚才风中夹杂着寒咧,说明地下会有很多冰!”

    我们都想到了金卫虎将军刻字留书,

    花荣清了清嗓子说道:“我实在费解地下怎么会有这么大的风?”

    《术山普世经》要旨中有云:龙身升腾,气势冲天,浩瀚神力,九霄异动。而此墓为神龙敬天式宝穴,虽无名山大川加持,却有地藏精华供养,实属顶级宝穴。有龙就有灵,而灵就是气,其涌出的强劲的风力其实就是气的体现。但是这气也太多了,多的不像灵气反而像怒气!

    他们几个收拾装备,而我把刚才的经过说给了老先生,他说即使龙楼宝穴也应为封闭,灵气虽有,但绝不可能气势冲天,如果气势直冲云霄那说明此墓为昊天龙脉。他分析此地远非秦岭昆仑,所以墓内也不可能藏有这么大的气,他说大概墓内应该有风口,而出口一直被压制着,刚好被我一捅而如同扎破气球的原理可以解释。

    经过老先生的分析我心下安定不少,急忙挂了电话收拾装备。

    金队长给我们分配了必要的基础装备等物资,然后又把枪械递给大家,每个人的负重大概都在二十余公斤。

    胖子给我们调试了短频耳麦,由于我要肩负进度指挥和墓穴探秘的任务,他们让我不要冲锋陷阵,于是我身上成了各种设备的挂柱,花荣为了减轻我身上的重量把我的突击步枪背在了他身上。

    我们吃了宋医生配置的号称可以调整心率以及抗病毒细菌的药物,又测试了手表和音频设备等功能,最后金队长嘱咐了哨子的暗号后我们下到洞底。

    安全起见,我们都戴上了防毒面具。

    花荣当先钻入盗洞,其次是金队长,然后林熙茵和我,最后胖子殿后。

    胖子提醒花荣注意他的秦琼宝锏,华荣说准原物奉还,果然临近墓道洞口的时候,花荣捡到了秦琼铜锏还给了胖子。

    洞口犹如怪兽的血盆大口,嵌在土里的碎石如同獠牙,花荣在洞口处停住,里面只有细细的风声传来,他把强光开到最大却也突破不了黑暗。

    花荣掏了块石头扔到甬道深处,等了约有二十秒钟未见异常后轻轻钻了进去。

    脸盆大小的洞口我们能轻松爬入,而胖子却被卡住了,气得他退回身体操起秦琼宝锏敲碎了挂住他的獠牙状石块后才勉强进入。

    里面冰凉异常,幸亏穿了保暖卫衣,不然非冻得哆嗦。手表显示的温度12度,恐怕越往里温度会越低。

    虽然每个人都开着强光手电,但照射氛围也有限,胖子让我打开高爆灯,甬道内一下亮了。

    我们五人呈菱形状站位,我一圈高爆灯扫下来见其中一扇墓门是半蹋的,下面堆积了很多碎骨毛絮,而下面则是很多碎石。

    我仔细检查了墓门未见撞击的痕迹,而胖子却有了发现!

    “奶奶的,这半扇门的呈延伸碎裂状,很明显是炸药造成的,难道有人捷足先登了?”

    他急忙又四处打量,地面和甬道顶并无盗洞,炸这处门看不懂意义。

    林熙茵说道:“先别急,在唐初道术家炼丹时发现并提炼了火药,而在唐末已经普遍出现了炸药的使用,是不是金卫虎将军他们仓皇出逃时打不开门而炸毁的?”

    金队长也仔细观察了甬道上的坑洼和碎石的大小状况,他说道:“碎石点散布很小,炸药威力有限,看来确实古人的手段。”

    经林熙茵的提醒,我对巨石堆如何从山体分离的疑问也便解开,没想到古人在唐朝就懂得制造炸药用来生产,正如老先生所说的那样,我们绝不可轻视古人的智慧和玄法机关,因为一旦轻视那么代价将是毁灭的。

    因为高爆灯非常耗电,问题解决后我立刻关闭,甬道内瞬间暗了下来。

    甬道能走大车的感觉,我们菱形站位居然相隔足有三米有余,泛着潮湿的地面上不断出现凌乱不堪的枯骨碎片,我猜想应该是大风造成的,即使我们再小心也不断的踩上发出‘咔吧’声。

    胖子惦记另一把铜锏,所以他抢了打头的位置。

    枪械在手,他的气势和专注度像变了一个人,虽然防毒面具下看不到他表情,但想来应该非常郑重。

    甬道上的壁画早已脱落的不成样子,又经过大风的爆吹更看不出具体画了什么。

    林熙茵说此墓既然未完工,但是不知修建到了什么程度?

    我也有疑问,未修建完毕就把朱温和朱由珪下葬,这不符合常理。

    这两个问题都没有理想答案,只能边探边获取信息了。

    防毒面具勒的难受,眼睛都觉得鼓了出来,我悄悄的掀开了一角发现空气潮湿冰凉,虽然夹杂着腐朽霉变的气味但是能够呼吸。

    林熙茵发现了我的举动,她招呼大家停下,取出打火机“啪”一下点燃,火苗正常,说明空气含氧。

    她让大家取出医药带,里面有医用口罩,能过滤浮尘飘絮和基础的细菌。

    我身上这几十斤装备不轻快,由于呼吸好了很多,劲力便强了不少。

    胖子身背着铜锏,负重和我差不多,他显然也累了,

    他手一摆:“停停歇歇,抽根烟。”

    花荣和金队长一听,眼瘾瞬间上来,急忙掏出烟抽了起来。

    我和林熙茵见此,只好向前走了几步离开二手烟的范围。我俩所处上风口,烟味自然闻不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