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祭天神殿

    走着走着,手电一扫,忽然看到前面通道两侧分立着两个巨大的鬼神石雕正怒目圆睁的看着我们,石雕表情实在逼真,犹如真神一样呵斥着我们的造访。

    我们急忙闪身靠墙,花荣和胖子拉开保险,子弹上膛的清脆声在寂静的通道内甚是响亮。等慢慢的靠近却见雕塑额头长有牛角,鼻有铜环,表情狰狞的踩着数只张嘴大叫的小鬼,林熙茵说这是镇墓兽,典型的唐代风格。

    花荣示意安全,我们小心的穿过,我忍不住回头,却见石雕北面也是相同的雕刻,那凶神恶煞的样子让我毛发直竖。

    面前的空间应该极大,手电的光线明显照射不到边,金队长让我打开高爆灯,

    强烈的led亮光让这片黑暗的区域清楚的显示在众人眼前,这是一座还未建成的大殿。

    大殿的四个方向刻凿了四尊巨大的人形雕像,我调整了角度见四尊雕像只有一尊完工,但是因为角度的原因看不清雕像面貌。而其他三座雕像大概因为没有完工,只有轮廓而没有五官,显得无比怪异。

    我看了方位,这座已经建成的雕像占据北位,想必这尊雕像应该是紫微北极大帝,《术山普世经》记载紫薇北极大帝的职能是:执掌天经地纬,以率三界星神和山川诸神,是一切现象的宗王,能呼风唤雨,役使雷电鬼神。紫微大帝受到历代帝王的礼相,比如紫禁城号令全国统治神州就是借紫薇大帝位居中央的意思而修建并设名。

    大殿地面上堆满了石材和一些不知名的雕像,而有一些石柱不知为何倒在地上摔碎断为数节,而没有倒下的石柱一人无法合抱,二十米上下的高度,柱体雕龙刻凤 高耸挺拔。

    众人小心翼翼的进入大殿,发现情况比外围看到的更恶劣,大殿内到处都是刀砍刺戳的痕迹,可是奇怪的是地面除了尸骸外再没有其他。

    “这么粗的柱子难道也是风刮倒的?”

    “恐怕没这么简单,你们看地面上也有很多尸骸枯骨,有些地方还有火烧的痕迹,好像这里用火攻的激烈战斗!”

    “难道他们砍空气?”

    地面上有许多箭支,可是姿态看起来并不是射向地面,怎么看都像是从高处跌落的,我把手电筒射向大殿顶部,喊熙茵用望远镜观测,她说顶部石壁确实有被弓箭射过的痕迹。

    “蜃龙?”

    胖子说有可能是蝙蝠,但是蝙蝠在这么低的温度下会休眠,可是受到惊扰会突然醒来攻击。

    众人也想到了这个关键,好像蝙蝠就在某些地方伺机攻击,忙把动作和声音放轻。

    我说道:“应该不是蝙蝠,那么大的风,如果是蝙蝠的话也会被吹出来的。”

    胖子的表情放松下来,但是突然又变得凝重:“难道真是蜃龙,这玩意只在神话传说中才有。”

    “甭管是什么,我们快点通过找到圣旨证据就走!”

    还不待我们抬脚,我手表响了起来。

    这是我们设得雷击预警警报,当时我故意设得比他们早了几秒钟。

    警报响后的两分钟即为雷击时间,谁也不知道在墓穴内会不会也有雷击发生,

    我喊道:“各自找掩体!”

    我们几立刻分散开来寻找掩体,我把手电筒光束扩大,迅速锁定了一处可以容身的遮挡,我想喊林熙茵,却见她也找到一处。

    当我躲下之后只见一只手电在大殿内来回的窜,原来是胖子找不到适合他身形的掩体,我扫了眼我的这处遮体,急忙喊胖子过来。

    “你去哪?”

    “我比你好找!”

    但是当我再找时却狗洞都没发现!

    时间已经将至,林熙茵冲我大喊。

    着急中我听明白了林熙茵的意思,她说我上边有洞!

    我急忙转身把手电射向高处,一番搜索后终于看到上面有个圆形的黑洞。

    不待思考,我急忙窜了上去。

    待上去之后才看清原来是一座歪倒的石塔,石塔肚子是空的,大概由整块石头雕刻,丝毫没有拼接的缝隙,上面刻满了无数人物造型,我不及多想立刻钻了进去。

    此时气温忽然降低,我感觉寒冷异常,我们进来时特意加穿的衣物已经无法抵御寒冷,我冻得直打哆嗦。连忙不断的催收肌肉以保持身体热度,但刚做了没几下整个神殿就被不知从何处涌出的雾气笼罩,我能明显感受到湿漉漉的水颗粒。

    不知为何耳麦没了作用,我只能用手电暗语联络他们。

    我们进来前制定了灯光信号暗语——既是闪灭三下告知安全,手电画圈则是撤离,如果连续闪灭则是危险求救援的意思。我把手电射向对面想和其他人呼应却根本看不到任何灯光。

    突然,我看到了光,准确的说应该是五彩的光晕在雾气中闪现!

    我所处的石塔肚子也被雾气环绕,这五彩的光亮沾染在身让我的毫毛陡立,竟然有种丝丝麻麻的触电感觉。

    我急忙又往里退缩,转眼间雾气中的五彩光亮噼啪作响起来,亮度瞬间增加!耳麦传来连续的吱吱声,我忍受不住连忙扣出来,可是刚拿下就听“咔嚓”巨响,一道耀眼的光波在雾气中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从我眼前略过,我只觉的耳膜哄哄作响脑袋像被刺穿,有那么一瞬间的失明。心脏突然很痛,像被电击的感觉,整个身体一下僵硬,心跳仿佛停止了跳动。

    我记挂林熙茵等人的安慰,经过几秒钟的适应,我对着自己胸口嘭嘭锤了几下,感觉心神稍有恢复连忙跌跌撞撞的窜出石塔肚子。

    我竟然无法正常行走,身形完全别扭,从大石头上跳下时小腿酥麻无力无法支撑一下栽了下来,好在脑子还算清醒,我担心摔坏设备连忙用后背承担了落地。

    “嘭!”我摔下来后手电筒磕落弹到一边,林熙茵听到声音立刻钻了出来,

    “陈远!”

    “熙茵,你没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