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25章 可怜的痴情种!

    苏陌凉说得这般直白露骨,何云枫也没办法维持面上的和气,瞬间沉下俊脸,生气道,“苏姑娘就算与我派系不同,也不必这么攀诬我吧,拿着一封不知道从哪里伪造来的信件,就给我安个私通的罪名,别说别人听了觉得荒唐,连我自己都觉得可笑。”

    “伪造?何公子都没看,怎么知道就是伪造的呢?这上面可是你的字迹,你的落款呢,既然你和陆公子多年好友,他必然是能认出你字迹的,只要我把这封信给他一过目,你说他是信,还是不信呢?”

    苏陌凉展开信纸,拿在手里微微摇晃着,何云枫坐在对面都能清晰的看到上面的字句,手心不由得捏出汗来。

    “你大可找人模仿我的笔迹,这点小事儿应该难不倒你灵霄宫主吧。”无论心里有多慌乱,他依然是死咬牙关,不肯松口。

    苏陌凉笑了,“笔迹的确可以模仿,但乔小姐随身携带的玉灵环价值连城,稀世珍宝,谁也没办法弄虚作假,你说是不是?”

    听到这话,何云枫的脊背一僵,桌下的手指不自觉的拢紧成拳,“那玉灵环是乔小姐生辰,邪月宫宫主亲手送给她的,与我又有什么关系。”

    “是啊,玉灵环的确与你无关。”苏陌凉连连点头,随后抬眸,目光像是利箭一般射进了何云枫的眼睛,“但里边封存的精血呢,也与你无关吗!”

    这显然不是疑问句,霎时惊得何云枫瞪大双眼,震在当场。

    隔了良久,他才努力平息住情绪,询问出口,“你还知道什么!”

    苏陌凉笑得意味深长,嘴角带着几分揶揄,“我知道的可多了,五年前,乔小姐外出历练,遇险中毒,你豁出半条性命救了她,还寻了个山洞替她疗伤,听闻你们孤男寡女的在山洞里住了几日,邪月宫派亲信前往营救的时候,目睹你们衣衫不整的睡在一起。好在邪月宫主顾念你的救命之恩,没与你计较,但却封锁了消息,让你们断绝来往。”

    何云枫听到她提起山洞一事,急得满脸通红的辩解,“不是你们想的那样!那年她中了剧毒,浑身发冷,我只有靠近她给她取暖,并没有越距行为!”

    “何公子,你看还没明白吗,孤男寡女睡在一起,已经有了肌肤之亲,有没有越距已经不重要了啊。”

    “我只知道,从那时你便与乔小姐生了情愫,当时分开得匆忙,你们并未交换传音符,又因为邪月宫主不同意你们见面,起初你们只有靠互通信件来解相思之苦。后来慢慢的,变成私下幽会,最后发展到私定终身,你本准备鼓起勇气向邪月宫主提亲,哪知被陆霄鸣半路截胡,邪月宫提前宣布了他们的婚约。乔小姐奋起反抗,却被关了禁闭,你心疼乔小姐,又顾忌混元宫,挣扎无果,只有挥剑斩情。”

    得到这些消息的时候,苏陌凉才总算明白,何云枫为何不敢直视乔初涵的眼睛,为何那么怕她。

    他为了乔初涵的幸福,为了两宫的利益,打算忍辱负重,牺牲自己的爱情,但并没有得到乔初涵的谅解。

    只能说是个可怜的痴情种!